八云立 Drama CD 翻译 古代編 神問ひ(前編)

CAST

真名志:保志聡一朗
甕智彦:子安武人
素盞鳴:真殿光昭
少名:浅川悠
市麻呂:長嶝高市

正篇:

市麻吕:啊,加茂吕大人!您听那声音多可怕啊!山神在怒吼!
素盏鸣:真罗嗦——市麻吕。这里是出云一族的圣地,须佐的神蛇山。山神在吼叫又有什么稀奇的!
市麻吕:为什么不立刻进入须佐乡!还故意绕远路来神域野宿……
素盏鸣:我是来向须佐的神打招呼的。
市麻吕:说什么傻话。
少名:市麻吕大人,请安静,不然会让山神更加骚闹的。而且,加茂吕大人已经冠上“素盏鸣”之名,请称呼他素盏鸣大人!
市麻吕:少名!你这个生口(奴隶)竟然敢……
素盏鸣:市麻吕!少名是我的随从,已经不是生口了。我已经赐他一般民的身份了。
市麻吕:加茂……不,素盏鸣大人!
少名:感激不尽!
市麻吕:但是……即使您自称“素盏鸣”,但是没有其他十一乡酋长认可的话……
素盏鸣:已经有十个乡的酋长同意了。只剩下须佐的酋长。只要让那傻瓜闭嘴,我就能风光地成为西出云的王“素盏鸣”。所以才要在这须佐问神我是否适合当王。是神的旨意的话,大家都会遵从!
市麻吕:但是,如果神否定的话……
素盏鸣:否定?哼,如果不是我的话哪个还能当王!是吧,少名!
少名:素盏鸣大人是好几次阻止南方海人族入侵的勇者。您的勇名不仅东西出云,甚至远播邪马台与倭国……!!
(风声)
素盏鸣:少名?
市麻吕:哇啊——什么—!
少名:请小心,素盏鸣大人!这阵风不寻常!
素盏鸣:难道说……是神蛇山的妖魔吗?有意思,管你刺客也好妖怪也好,让我素盏鸣来当你的对手吧!
市麻吕:素盏鸣大人!您怎么说这种可怕的话……

真名志:哼哼哼……不愧是如雷贯耳的神门乡首长加茂吕大人……
市麻吕:来者何人!现身!
真名志:不,还是应尊称您为“素盏鸣大人”才是吧?欢迎来到须佐,素盏鸣大人。

八云立 古代篇 神问(前篇)

市麻吕:不……不可大意啊,素盏鸣大人。这种深山野岭,不可能有单身女人。
素盏鸣:不过……真美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真名志:呵呵!承蒙夸奖,深感荣幸。
素盏鸣:那么妖怪,为何在此出现!
真名志:成为西方的王,素盏鸣大人到底想做什么?身为西方的妖魔也很有兴趣。
素盏鸣:那还用说!东方的邪马台,西方的倭国,还有同胞东出云的敌对。现在的西出云正是需要推出强而有力的王加以对抗的时候!
真名志:话虽如此,邪马台和倭国都是强大的国家,要是反抗的话,可是会受到双方的武力镇压。
素盏鸣:我不是说现在,首先要统合东出云,让出云合而为一!听着,我的祖父是从大陆来的移民!漂洋过海,在这个不毛之岛上扎根,而后成为出云的一方豪族,当上了酋长!我体内也流着相同的血。会让你看到,我一定会比祖父和父亲更强大!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妖魔!
真名志:这可真是……您是说为了当上王,连妖魔的力量都想要吗?
素盏鸣:是神是魔都无所谓,只要能统一邪马台、倭国和出云,建立我的“国家”。
真名志:呵呵呵!素盏鸣大人真如传闻所言一样。
素盏鸣:传闻?
真名志:刚猛、大胆又豪爽。喜欢口出狂言,有点缺乏深思熟虑,还有傲慢……
市麻吕:这……这家伙!
素盏鸣:没关系。美丽的鸟,唱什么都好听。把力量借给我的话,就让你当我的妻子。
少名&市麻吕:素盏鸣大人!
真名志:真叫人为难啊。我乃妖魔之身,不能成为人的妻子。
素盏鸣:我不介意,做我的妻子吧。
真名志:那么,请您遵从我们一族的规定……
素盏鸣:噢。说来听听。
真名志:与我比试,若不能取胜的话,就不能娶我为妻。
素盏鸣:你和我吗?算了吧,我又不想杀你。
真名志:“规定”是没有例外的……而且用剑是杀不死我的。
素盏鸣:哼。
真名志:来吧,素盏鸣大人!用剑砍过来吧!
素盏鸣:呼呼……好。
素盏鸣:这家伙。
(打斗声)
真名志:不愧是素盏鸣大人。竟然能躲过这一击。
素盏鸣:你身手也不错!
市麻吕:素盏鸣大人!
真名志:那么今晚……彼此受伤,算是不分胜负。我告辞了。
素盏鸣:想逃吗?妖怪!
真名志:就是要逃。
市麻吕:素盏鸣大人!消失了……那家伙,果然是妖怪!
素盏鸣:开什么玩笑!看这剑,哪个世界上会有流着这种炽热鲜血的妖怪!看来是用了什么术法的人。
市麻吕:啊……素盏鸣大人!您的手……这伤是那家伙……
素盏鸣:只是擦伤,不碍事。
市麻吕:但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素盏鸣大人受刀伤……少名?这种时候,他跑到哪里去了?
素盏鸣:蠢货!还你还在磨蹭的时候那家伙已经去追人了。但是……确实是个可怕的家伙。竟然在那一瞬间让我负伤!而且那家伙还不是认真的! 查清楚!少名!那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水声)
少名:没有灯火的山路,到底要上哪儿去?
(鸟鸣)
少名:那里是!神蛇山的神体,“塔塔拉岩姬”! 什么?打铁槌的声音!那间破屋子,从里面传来的。
真名志:雍智彦!
少名:怎么回事?在禁止进入的神域里,竟然住着人?
雍智彦:进来!
少名:那个男人是?在火前面……是锻铸师吗?
雍智彦:你简直像匹狼,这种漆黑的夜晚在山里到处乱跑。
真名志:山的“气”是我的眼睛,特别是神蛇山的“气”,会成为我的手脚。
雍智彦:快脱下来。
真名志:为什么?
雍智彦:给你包扎伤口。血的味道太刺鼻了。
真名志:住在这种深山里,鼻子都变灵了吗?
雍智彦:和谁动手了?
真名志:神门乡的酋长,加茂吕。
少名:啊?那个妖魔,是男的吗?
雍智彦:好利的伤口,铁剑吗?
真名志:那家伙自称“素盏鸣”,这是只有出云的英雄才能得到的名字。我只是去耍耍他,顺便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原来如此,确实有两下子。
雍智彦:是吧。能让你受伤,也不是泛泛之辈。这么细的手臂,一提起剑就会变成剑神,任谁也想象不到吧。来,好了。
真名志:我说雍智彦,不要再待在这种山里了。我让大家在村子里盖个房子住吧。
雍智彦:我在这里住得比较舒服。不必忌惮任何人,只要一心打剑就好了。而且我是东出云的人,在须佐只会受人讨厌。
真名志:从东出云来的铸剑师雍智彦早已逃到倭国去了,你只要改变名字成为西出云的人就好了
雍智彦:没那么容易。而且现在东边也派出追兵了吧。
真名志:那些人我会……
雍智彦:真名志,你几岁了?
真名志:什么嘛……十四了啊。遇到你之后过了一年了。
雍智彦:真是世事多变,本来是为了送死而前来当刺客的你,现在却成了西出云第一的巫觋。
真名志:……没错,连以前那么厌恶我的父亲也会让路。因为我是被称作卑弥呼再现的巫觋。真是太荒谬了。我根本看不到神,只不过是可以和像是神的东西合而为一罢了。这种事本身回答不了任何东西。
雍智彦:本来……神就是不语的。
真名志:你是不可思议的男人。雍智彦,不被这世上任何东西牵绊,只是在这里一味打剑。比起能让神凭依的我,你更…… 是谁!
雍智彦:真名志!
少名:放手!
真名志:呵,“素盏鸣”大人的随从吗?竟然能跟踪我,值得夸奖。不过“草”(指间谍)还是要趁早除根才行。
雍智彦:住手!真名志!不还是个孩子吗?
真名志:我不会杀他的。现在和神门起冲突不是上策。而且,这味道……这小子,是个生口吧。
少名:什么?
真名志:这种下贱的东西,杀了他只会玷污了剑。滚开吧。
雍智彦:真名志!
真名志:我叫你快滚!
雍智彦:为什么说这种无心之话!为什么故意给自己制造敌人?
真名志:制造敌人?从一开始我就只有敌人!在一年前每个人都希望我死掉!
雍智彦:真名志!
雍智彦:生口可以用来奴役!但是我却连生口都不如!我就是被鄙视长大的!所以觉得自己一定要早点死掉!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大家现在突然改变态度对我崇敬有加?我…我最憎恨这种反复无常的人了!除了你以外我谁也不相信!连自己让别人看到都觉得厌恶!
雍智彦:真名志……
多可悲的家伙啊……
真名志:倭国,邪马台,西出云,东出云……全都给我消失好了!如果我真的是妖魔,真的是神的话,一定会这么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