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畑勋:60年和平的重要性(吉卜力内刊《热风》特辑 宪法修正)

吉卜力内刊《热风》特辑 宪法修正 原文地址:http://www.ghibli.jp/shuppan/np/ 该特辑包括宫崎骏、高畑勋、铃木敏夫、中川李枝子的四篇文章。宫崎骏的文章已经有网友翻译(http://www.ltaaa.com/bbs/thread-217883-1-1.html)。个人更喜欢高畑勋导演的这篇,网上好像还没看到译文,自己动手翻了一下。希望没撞车。 另原文注释很多很详细,只选译了其中一部分。 欢迎指正。

引:《日本宪法》第二章第九条 【放弃战争,战争力量及交战权的否认】 ① 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② 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反时代的密语——神之二度死亡

  尼采认为,西方的近代是上帝死亡的时代,他说:“上帝死了,是被人类杀死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抱有和尼采类似的思想,他认为,如果西方道德的基础是基督教,上帝死亡等同于宗教的否定,同样也意味着道德的否定。他的笔下就出现了这种否定了宗教与道德的人,比如小说《罪与罚》中无端杀死老太婆的拉斯柯尼科夫,《卡拉马佐夫兄弟》中间接杀害了自己父亲费尔多的伊万。不过陀思妥耶夫斯基不满足于这些无神者,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中还塑造了一个天使般无垢的宗教性所有者——阿廖沙,并预定在后文中主要描写他的故事,但还没来得完成创作就过世了。我认为,这并非偶然。虽然能写出无神时代之人的不幸,却无法写出找回神明之人的至乐,这是身处近代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必然结果。

八云立 Drama CD 翻译 古代編 神問ひ(后編)

正篇: 素盏鸣:这就是须佐乡吗?不愧是西出云的第一大首城! 市麻吕:是啊!相较之下,我们神门乡简直就像是乡下! 哦!素盏鸣大人,迎接的人来了。我想须佐也很尽心嘛。 须佐之女:欢迎您,神门的酋长大人。其他各位大人已经前往祭殿…… 素盏鸣:你是……!啊……抱歉,认错人了。请你带路。 须佐之女:……是。 市麻吕:如何啊?须佐的女人您还看得上眼吗? 素盏鸣:蠢货!我还以为是昨晚的妖魔。 市麻吕:素盏鸣大人,少名已经说过那是人类,而且是个男人不是? 素盏鸣:哼,还是叫人难以相信。 市麻吕:那个少名也是,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人影。 素盏鸣:那家伙是风,别管他。

八云立 Drama CD 翻译 古代編 神問ひ(前編)

CAST

真名志:保志聡一朗 甕智彦:子安武人 素盞鳴:真殿光昭 少名:浅川悠 市麻呂:長嶝高市

正篇:

市麻吕:啊,加茂吕大人!您听那声音多可怕啊!山神在怒吼! 素盏鸣:真罗嗦——市麻吕。这里是出云一族的圣地,须佐的神蛇山。山神在吼叫又有什么稀奇的! 市麻吕:为什么不立刻进入须佐乡!还故意绕远路来神域野宿……

对谈:久石让*山折哲雄 无神时代的音乐(下)

捕获的瞬间与神明的存在

久石:经常会被人问到关于作曲时创作产生瞬间的问题,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要是明白的话,就不会那么辛苦了(笑)。

虽然我是个又抽烟又会喝酒的俗人,但在创作音乐时,临到眼前这首曲子是否能完成的最后关口,常会感觉会出现了一个与通常的自己不同,有如神明附体一样的自我。

这也许是一直熬夜,又高度精神集中,如同修炼一样达成的结果。意识超出现实层面,将浮现出的东西捕获住的瞬间,终于感觉到曲子能够完成了。也可以说,这个捕获的瞬间的背后是日积月累的努力……

LAIN:假如世界可以重来

作为和EVA几乎同时出现的试验动画,当年LAIN就没有EVA那么火,属于典型的OTAKU动画,也就是说解析深过剧情的作品。 在人与网络化的探讨中,最有名的是GIS,然而LAIN的设定与解析要更深一步,更彻底。LAIN这个名字,让人想到“谎言”这个词。似乎在 暗示,LAIN的存在之全部,就是一个谎言。再进一步,当全球脑成立,所有的人都不过是神经元末梢,一切可以轻而易举地RESET时,世界、社会,全都不 过是荒诞的谎言。

GUIN SAGA 卷37 水晶城之婚 第一话 婚约1.5

“你呀,就是个小孩子!”

琳达笑嘻嘻地说。

“也就是说,不要再装啦,我已经完全看透了——再也不会被你那张板着的脸骗过去了。你呀——你那里面,完全还是一个少年的灵魂。你一直憧憬着自己梦想,一直追逐着它。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也还是那些被选中的孩子们中的一个。对了,就和伊修特万一样!老喜欢欺负我,伊修特万也是。对了,还有迪因。——你们呀,都是一个德性,男孩子们都是这模样。只是每个人梦想的形式不同而已。真不明白,为什么世上的人都被你们完全骗过了?不过,我能看见灵魂的模样——所以,我爱你呀,纳里斯——不是你的美貌、你优秀的才能,或者那些迷人的魅力,而是在你这双眼睛最深处,藏着不让任何人看见的狂热,,那个着魔一样迷恋着遥远的异国、做着无尽的梦的少年的灵魂。我好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呢!纳里斯——喂,纳里斯!”

GUIN SAGA 卷37 水晶城之婚 第一话 婚约1.4

“纳里斯……”

“那时我就被这个机器彻底迷住了。”

纳里斯入迷一般喃喃重复着。

“像雷姆斯那样,得到王位大权之后,竟然就能把它的专有使用权对我拱手相让,真是完全不能理解。”

他说着,轻轻伸手探触着机器闪走着青色与赤色光焰的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