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僧记(一、二)

作者:泉镜花

(一)
加贺国的黑壁地区,大概位于金泽市郊外三四公里,是国中尽人皆知的魔境。之所以得名魔境,正式因为村子坐落于野田山深处,是一片深林幽暗之地。
黑壁有一片小山村,村子里祭祀着摩利支菩薩,村子的中心就是侍奉菩萨的修行僧们居住的寺院。村里户数三十有余,居民只有四五十口。村里都是些厌倦了世俗,出家修行或来深山隐居的人,过着悠闲自得的日子。
正因如此,笛子、大鼓、腰鼓声随着伴舞的小曲不时在村里响起,不分昼夜。金泽市民有时在睡梦中都能听到远处缥缈的古琴、琵琶声。
一年初夏,村子里不知哪来了一个讨饭僧,四处徘徊。没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一天,他突然出现在黑壁居民们的视野里,就像超时的地面下忽然涌出蛆虫一样自然地冒了出来。讨饭僧年有三十四五。身上披了一件破烂不堪的深灰色袈裟。袈裟到处都是口子,破掉的地方系在一起,勉强披在身上。
他的脸非常憔悴,身体又黑又瘦,指甲长胡子短。如果只是如此,他大概跟普通的叫花子没什么两样。但无论是谁,只要看上一眼他的鼻子都会吓一大跳,感叹天道不测、造化弄人。他的鼻子又大又高、又宽又胀,鼻尖有些歪,颜色又红又亮。大概是因为鼻梁高耸的缘故,从额头到嘴边看起来都被鼻子占据,消瘦的脸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若是用手掌遮住鼻子,讨饭僧整张脸都几乎消失不见了。从远处朝他看去,就像一只鼻子拄着拐杖走路一般。
这个讨饭僧有一柄拐杖,拿在手里片刻不离。
这是一只天然弯成直角的树枝做成的拐杖。每当他无事可做的时候,他都会用鼻子顶住拐杖的把手,双手握在背后,站在那休息。就像我们累了会坐在板凳上休息一样,对于讨饭僧来说,拐杖就是他鼻子的板凳。
这位奇特的鼻子的主人虽然收人施舍,但不乞求别人怜悯,他从不强求别人施舍食物、钱财。有人施舍他就名正言顺地收下,态度简直和高僧从檀家那接受施与一样郑重。
人们憎恶他的傲慢,哪怕是一粒米、一分钱都不给他。然而他非但不以为意,竟也不曾挨饿。
黑壁地区青蛙蟾蜍栖息甚多,哪怕是盛夏也没有蚊蝇,因此颇有名气。讨饭僧捉青蛙的手艺了得,抓到青蛙就剖开来吃,一晚大约能吃上十来只。
所以这个讨饭僧白天躲起来避人耳目,每到天色擦黑、青蛙出来的时候便也悄然出现,专挑昏暗的屋檐下面、墙角旮旯藏身,吃饱之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
住在黑壁的还有一人,和又丑又怪的青蛙和尚简直是天壤之别。她白皙的皮肤晶莹得好像透明的玉石,是个正值年轻的漂亮姑娘。她就是清川家的阿通,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孤身一人。和她住在一起的只有一个老女人,是阿通的佣人。
清川一家可是每月领五百石俸禄的旧藩士,无奈独生女阿通年幼丧父,前年又没了母亲,变成孤身一人。亲戚朋友不停催她嫁人,听得厌烦了,就在做完了先母的一周年祭日后变卖了金泽的家产,去年搬来了黑壁。尽管她家有巨额的公债,每天过得衣食无忧,琴棋书画兴致高雅,但她的脸庞就像天上总是伴随者一丝阴云的月亮一样,从不见晴朗。她的流淌不断的眼泪来自丧母的悲痛。哪怕是时光的手帕,也拂拭不掉她告别母亲时悲伤的泪水。
读书、弹琴、春花秋月,非但无法治愈阿通的忧伤,反而唤起她对过去的回忆。对于阿通来说,每天去母亲坟头扫米、伤心地哭倒在地反而成了她无上的快乐。她每天上坟扫墓,未曾落下。
七月十五日,正是灵祭的当天。阿通傍晚离开家门,一个人朝着母亲的坟头走去。
野田山多坟墓,但前来扫墓的人却极少,又没有守墓的和尚,所以一路杂草丛生,刻着经文的木牌也散乱一地,塚倒坟塌,举目望去满眼荒凉。
阿通照还和往常一样,满眼含泪追忆母亲,向母亲的墓碑献花焚香,仿佛依旧在照顾生前的母亲,不停向母亲倾诉了两小时有余,待她起身准备回家,归路已是一片漆黑。
放轻步子远远地跟在快步赶向黑壁的阿通身后的,正是那个讨饭僧。他开始盯上阿通,大概是十天前的事情。虽然阿通本人并不知晓,但他每当遇到美人外出,必然如影随形紧紧跟住。这天傍晚也不例外,讨饭僧跟着阿通,眼见她进了家门,便站在杉树旁,用鼻子拄着拐杖休息去了。
这是,一缕香气从围墙里飘了出来。和尚的鼻子嗅了两嗅,眼睛贼溜溜地偷偷朝围墙里望了进去。美人大概是刚刚行水,一身浴衣轻轻披在身上,一条带子松松地缠在腰间没有系紧,轻步来到缘廊之下。雪白的前胸衬着红润的腰际,美艳照人,看得蛤蟆法师左顾右盼手舞足蹈,上蹿下跳像一具不听使唤的提线木偶。忽然,他静了下来,像是忽然想起些什么,转身绕到了院子正面的柴门前面。他嘴角提起先是狡诈地一笑,开口说道“阿弥陀佛!请施主施舍贫僧一碗饭吃”,便伸出了他那只硕大的鼻子。
如果不认识这讨饭僧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忽然见到这样一只鼻子,一定会被吓得尖声惊叫。但美人却认识他。虽不知这和尚还是狂人还是傻子,但她多少听说过这人是个丝毫不懂常识的呆子,所以阿通并没有惊讶,而是接着面对镜子梳理行水之后稍显凌乱的鬓发。
蛤蟆法师瞪圆了眼睛,满脸奇怪地歪着鼻子看着阿通,忽然指着美人手里拿的镜子怪叫一声了喊道“那是什么!”阿通觉得这人问得怪异,便轻轻回头,嘴里只是答道“镜子”。傻和尚还是不依不饶问道“干什么的!”阿通嘴里答道“照容貌的。师傅不如也照照自己的鼻子看看”,随手将镜子朝着蛤蟆法师伸了过去。蛤蟆法师迅速向后退了一步,面露恐惧,带着他那鼻子飞也似地逃了。
这件事情越穿越开,黑壁的居民们更加了解蛤蟆法师的人品。同时他们还知道讨饭僧竟然对阿通心存非分之想,越来越确信这人实在呆得无可救药。
可是,谁都不知道,阿通把镜子伸向讨饭僧的时候,他嘴里悄悄嘀咕道:“我向自己发誓过,死都不照镜子。没错,绝不照镜子。不光不照镜子,就连现在我回忆起‘镜子’这东西的名称,我都得赶紧忘到脑后。”

《妖僧记(一、二)》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