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国記 Blu-ray BOX1 特典DramaCD 赤乐篇

十二国記 Blu-ray BOX1「月の影 影の海」BOX特典DramaCD

译注:这个Drama作者不是小野本人,而是担当动画脚本的會川昇。翻译过程中考虑到很多没有入手CD或镜像的朋友,添加了场景、音效、语气注释。

===========以下正文==========

(开篇曲)

广播剧 赤乐篇

(独白)

乐俊:赤乐4年。自从十二国中最东边的国家────庆国────迎来了新的景王以来,已经过了4年了。虽然庆国已经连续经历4代女王,而这次竟然还是个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胎果,但现在阳子似乎干得还算顺利。嗯?我名叫张清,字乐俊。我一介学生可以直呼景王────阳子的名字,其中原因想必大家也清楚。托阳子的照顾得以进入雁国大学学习的我总算是毕业了。这次说的就是那时候的故事。

(独白)

阳子:十二国記 赤乐篇

(开篇曲结束)

(独白)

乐俊:那天,延台辅拜访了庆国王宫。和往常一样,不打招呼、信步而来。

阳子: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啊!

六太:别、别生气嘛,阳子。

景麒:主上,请别这样和延台辅……

阳子:我知道。但是……

六太:没事啦,景麒。

阳子:乐俊大学毕业了,而且还是一个月之前?

六太:是啊,而且成绩还是叫人羡慕得不得了。刚入学的时候只是因为是半兽,就被人说三道四的。但后来竟然都能替老师讲课了。

景麒:而且竟然是以如此惊人的速度毕业……

六太:虽然好多人请他毕业之后留在雁工作,但他本人却非常想回巧国,谁都留不住。

阳子:啊。是啊……巧国啊。

六太:本来以为他已经告诉你了呢。喂、喂……阳子?

(独白)

乐俊:阳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叫周围回避之后,拿起了水禺刀────传说中,可以看透人心的刀。

阳子:乐俊……啊,我这是在做什么。

铃(开门进屋):阳子。

阳子:铃……我记得说过叫人别进来了。

铃:什么嘛,你不是对三公和台辅说的嘛。我又不是什么高官,只是门客而已嘛。

阳子:呵呵。

铃:水禺刀?看见乐俊了?

阳子:没。我没用它。

铃:我猜就是。你可不是会去窥探朋友内心的人。

阳子:别这么抬举我。说到底,说不定是我一厢情愿地拿人家当朋友呢。

铃:你也知道乐俊的心思吧。

阳子:当初启用桓魋成为禁军将军的时候就招来了天官的反感。如果把乐俊招到庆来,或许会招来同样的结果。他大概是关心我才这样的。

铃:就是。所以毕业了也没告诉你一声。

阳子:而巧早晚会立新王,那时国家会需要乐俊的力量的。

铃:那要不要叫祥瓊来?

阳子:叫祥瓊?为什么?

铃:因为你不在的时候,得有人代班不是。我又没法帮你代笔文件。啊,不过最多只能走半天噢。日落之前你可得回来。(打开柜子)放哪去了,你在和州穿的男装。

阳子:铃你搞什么,你让我去哪……

铃:找到了,拿着。(把衣服交给阳子)去见见乐俊吧。

阳子:但是……

铃:要是真的需要乐俊的话直说就好。那帮人的反感你早就司空见惯了吧,现在也没什么烦心事了。

阳子:但半天来不及去巧跑个来回……

铃:只要借来延台辅的骑兽不就好了嘛。

(景麒开门进屋。)

景麒:延台辅已经回去了。

阳子:景麒?

景麒:我也不能将使令借您。以前您一个人在巧的时候,不知道为您操了多少心。

铃:那就没办法啦,阳子。

阳子:(笑)嗯,是啊。

景麒:(不明所以)哈?

阳子:既没有骑兽也不能用使令,但我有我忠实的半身────他可有这世上最快的脚程。

景麒:恐怕……

铃:你不是担心她吗?那你跟着不不就最合适了……

景麒:但是……

(独白)

乐俊:无论如何,阳子一旦决定,可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景麒化成兽形,载上染过头发、换上男装的阳子,飞上了云海。

(景麒带着阳子飞到天上。)

铃:(在远方大声叮嘱)傍晚要回来啊。

阳子:啊!谢谢你!

景麒:乐俊殿的住处是在鹿北吧。马上就到了。

阳子:这就到了?好快啊……(突然想起来)等等!拓丘、你知道一个叫拓丘的地方吗?

景麒:是不是“こうりょう乡”(此处地名汉字不明,没有查到)的乡城?

阳子:先降落到那去。

乐俊:拓丘是巧国东北最大的城市。既有市场,也有很多为旅者开的旅店。这天,我也在拓丘,来衙门询问工作的事情。虽然阳子不知道我在这,但命运却带我们走到了一起。

(在热闹的市场)

阳子:我在找以前在这干活的……海客,好像是叫松山的老爷爷……哦,这样啊……

阳子:(回到景麒身边)没找到,说是某天走了就再没回来。

景麒:是不是……那个叫松山的海客偷了主上的行李?

阳子:嗯?哦,是啊。冗祐看到了,就告诉了你?

景麒:您见到他又打算如何呢。

阳子: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想起他来了而已。

景麒:那么就前往鹿北吧。(迟疑了一下)您怎么了?

阳子:突然开始有些害怕遇到乐俊了。

景麒:主上……

阳子:呵呵,你也知道,我既不了解国情,也不了解这个世界。作为王来说还远远不够成熟。所以如果有乐俊陪在身边,心里就有底了。我是这么想的。

景麒:是……

阳子:但这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乐俊那么体贴善良,如果我求他,他一定没法拒绝。但是,如果乐俊有自己想做的事的话,我就会妨碍到他。

景麒:但是,主上……

阳子:只要我对他开口,那就是王的命令,乐俊只能服从。我不要这样……怎么能命令朋友呢?

景麒:主上……

噢巴桑:喂,你,叫你呢小姑娘。这有份好工作,要不要来?

少女:干什么,噢巴桑。

噢巴桑:你在找工作吧,来不来?

少女:(生气)快放开我,我要去庆国工作!

(少女用力一甩把噢巴桑推到在地后拂袖而去。)

噢巴桑:哎呀……

阳子:您没事吧。

噢巴桑:谢谢你。真是的,一个个都想去庆打工。……你,打扮成男人,实际上是女的吧,而且还是个大美人。要不要我介绍个工作给你?

阳子:你是……

噢巴桑:我可不是坏人。我叫達姐,家在五曽里。

(提示:登场于《月影》,阳子还是海客、在巧流浪的时候曾经照顾过阳子。阳子差点被她卖到怡红院去。)

阳子:你是……達姐。

達姐:怎么?

阳子:那个……

達姐:只是份旅店工作而已啦。我都介绍好几个人去了,在他们那我说话可管用了。

阳子:達姐……没错!是你!

景麒:主上……这个女人不会是……

阳子:嘘!

達姐:什么嘛,都有男人了。有男人不早说,亏人家好心帮你……又白忙一场。

阳子:果然是那种工作。

達姐:怎么了,板个脸。

(独白)

乐俊:事情发生在我和阳子相遇之前。阳子刚被卷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这里────巧国受了好多罪。那时,对阳子好的就是这个叫達姐的女人。她装作好人,却要把阳子卖到妓院。

阳子:你不记得我了吗?

達姐:干什么!快放开我,快放手。

阳子:冷静一下。

(周围开始有群众围观。)

達姐:啊,我知道了,是不是河西旅馆那些女人的亲戚什么的,别血口喷人,是她们说想找工作我才带她们去的,钱我也付了。简直是好心被狗咬。

乐俊:嗯?这是吵什么呢……

围观群众A:好像是旅者跟个女的吵起来了。嗯?你是个半兽?(挥开乐俊)少碰我。

乐俊:啊,不好意思。我身上没跳蚤,借过一下。

(乐俊走近。)

乐俊:啊呀,那不是阳子嘛。

達姐:(挣扎)放手!快放手!

阳子:不是,我只是……

達姐:(耍赖)快来人啊~~快给我叫警卫,你们别光看、快救我啊。

围观群众B:達姐大婶啊,谁都知道你干那些坏事。

(群众哄笑。)

乐俊:(心里想)哦,那就是達姐啊。阳子这人,怎么跑这来了。(发现景麒)啊!台辅也在!

(独白)

乐俊:我觉得,阳子只是想要達姐道歉而已。但阳子的行动却出乎我想象。

達姐:快放手!警察来啦,等着被抓吧!

景麒:主上……这样下去恐怕……

阳子:景麒,取下头巾。

景麒:什么?

阳子:让他们看看你的鬃毛!

景麒:主上!

(阳子扯下景麒的头巾。)

围观群众C:金色的……头发。

围观群众D:是…………麒麟…………

達姐:(怀疑)竟然是麒麟?不可能!巧的麒麟已经死了!

(独白)

乐俊:这个世上除了麒麟,再不会有人有金色的头发。一个国家只有一只麒麟,所以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麒麟。而麒麟下跪的对象也只有王。

達姐:你、这是怎么回事。

阳子:不好意思打扰到大家了。我就是景王,赤子。

達姐:怎么会!

围观群众E:没错,就是景王大人!我听说过,是个年纪轻轻的女王。

围观群众B:但是……为什么她会在这……

围观群众C:她带着麒麟,一定没错。不快下跪的话要被杀头的。

(群众纷纷下跪。)

達姐:听说庆国的新王是个海客。你……不会就是那时的、海客!(惊叫)啊啊啊!(跪地)

(独白)

乐俊:街上的人们当场跪下,身体紧紧地贴着地面。是伏礼。達姐也跟着跪下了。谁知道在王面前抬起头会遭到怎样的惩罚。只有我一个人藏在一栋屋子的背后。

乐俊:(心里想)一点也不像阳子的为人。只要遇到王,谁都会下跪。这样能算让達姐认错么。

達姐:饶命、饶命、饶命啊……请饶命啊……

阳子:達姐!

達姐:(惶恐万分)那是都是错王(塙王死后得到的谥号)下令抓捕海客的。就是先王下达了这样错误的命令。我们怎么能违抗王命呢。所以我才极不情愿地去抓您这样的海客,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放您自由……没错!是放了您自由!

阳子:你怎么误会成这样。

達姐:(惶恐万分)是!

阳子:我是来向你道谢的。

乐俊:(心里想)阳子……

達姐:(不明所以)谢……?

阳子:那时我颠沛流离一无所知,做下了好多错事。是你给我饭吃、给我洗澡、给我衣服、给了我温暖的床。

達姐:但,我可是要把您……

阳子:你知道我的初勅吗?

達姐:我、我听说过。好像是……在庆国,废除了伏礼。

阳子:那毕竟是庆国的事。但就算只有现在也好,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您也遵从我的初勅呢。请不要伏在地上,抬起头来吧。(对众人)大家也一样。

達姐:但、但是……惶恐万分。(阳子搀扶,達姐不知所措)啊、喔~~

(众人看了发出惊叹)

達姐:如、如果您肯原谅我達姐……

阳子:什么原不原谅的。

達姐:请您开口,对我说原谅我!景王大人……

阳子:(沉默之后)……我原谅。

(众人惊叹)

(独白)

乐俊:注意到事态发展的警卫赶了过来。人群散去后,阳子笔直朝我走来。

阳子:乐俊,你打算在那根柱子后面躲到什么时候?

乐俊:呀……被你发现了啊。嗨,阳子你好。景台辅也好。

阳子:让你看到我丢脸的样子了。

乐俊:刚才可把我吓了一跳。用王的威严来秋后算账,这应该是你最不齿的事情了。

景麒:说的没错。而且竟然在他国做出这种事情……

阳子:对不住两位。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这样。

乐俊:嗯?

阳子:和達姐说话的时候,我就看到乐俊了。那时我突然想起,流浪时做了好多错事。抢夺他人、伤害别人,甚至还对乐俊见死不救。

乐俊:那不也是无奈而为之嘛。

阳子:乐俊和朱旌们也都原谅了我。所以……

景麒:主上……

阳子:我并非想要達姐道歉。我心中那些若有若无的恨意和怨念根本不是别人强加给我的,它们全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所以我想把它们全都驱散……为了做到这点,我觉得我不能说谎。

乐俊:是这样啊……

阳子:我是王。既是中嶋阳子,也是王。如果是隐去王的身份与達姐见面,终究也是虚伪。难道我错了么……

景麒:如果只是得到个海客小姑娘的原谅,恐怕她根本不会往心里去。但得到了身为王的您的原谅,我想她或许已经学会改悔了。

阳子:没你说的那么了不起。很多人原谅了我,所以我也想去原谅别人。景麒,回想起来……我觉得这趟以我对你说“我允许”(日语原谅和允许是一个词)开始的旅行,现在也终于可以同样的话画上一个句号了。

景麒:是……

乐俊:阳子……

(独白)

乐俊: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心意。我以为阳子会拜托我留在她身边,原来这都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但她正在成长为总有一天连我都无法直视的、了不起的王。那时,我……我……

阳子:对了,乐俊!我是来找你的。

乐俊:是、是嘛。

阳子:恭喜你大学毕业了。

乐俊:嘿嘿……谢谢。那个……

阳子:以后还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乐俊:(支支吾吾)当、当然啦。

阳子:抱歉,我要是傍晚前不回去的话,就要被铃和祥瓊数落了。再见。

景麒:主上……不是要请乐俊殿前往金波宫么……

阳子:乐俊是我的朋友,这样就足够了。

景麒:可是……

阳子:回去吧。

乐俊:景台辅,请等等。

景麒:乐俊殿?

乐俊:有个惶恐的请求……能不能把您的使令、班渠殿借给我呢。

(片尾曲响起)

阳子:乐俊,怎么了?

乐俊:以班渠殿的脚程的话,现在回趟家、看看妈妈,然后再回庆国,应该也不会太晚吧。

阳子:乐俊!

(独白)

乐俊:我想侍奉这个人,和她一起去建设一个国家。我终于遇到了一个,能让我这么想的王。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