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的旅人 第一章 海之都 1.桑迦尔·哈萨伊(望光之丘)

先是一阵清风,紧接着白色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有人从外面掀开了牛车的御帘。
“惶恐禀报皇太子殿下,到达桑迦尔·哈萨伊(望光之丘)了。”
向导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为了避免目光相遇,他深深地低着头,因此声音更加难以沉闷模糊。
车外传来啪的一声,是布带抽向半空的声音。侍从们在地上铺上了御足毯。
查格姆在狭小的空间里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然后缓缓地踏出了车厢。若是普通人,腿坐麻了、踉跄一下也可以一笑而过,但如果新御护皇国的皇太子脚步不稳的话,就会被人当作凶兆,招致恐慌。
站直身子的一瞬间,查格姆差点忍不住开口惊叹。
无尽的深蓝……湛蓝的大海反射着强烈的日光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然后……。
“那就是桑迦尔·亚希拉(望光之都)么。”
查格姆由衷地轻声感叹道。
桑迦尔王国的首都被称作“珊瑚一般的都城”,不然就是“镶嵌在大海上宝石”。虽然对此早有耳闻,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它的美就算是花上千言万语也没法描述的。
从此处山丘向下望去,就能知道为何桑迦尔王国的首都被称作“珊瑚一般的都城”了。桑迦尔·亚希拉(望光之都)建于大河御护川的入海口两侧。
王宫建造在伸向海面的海岬之上,可以俯瞰整座城市。从山丘上看去,海岬像是珊瑚一般有着复杂的分支,伸向海面。
究竟是什么样的土壤构成了那座海岬呢。原来那是一种略微带些粉色的白色土壤。海岬上的房屋也都洁白得如同贝壳一般。
建筑群中最为惹人注目的桑迦尔王宫。王宫是一座庞大的建筑,四角耸立着四座模仿海螺外形而建的尖塔。建筑物的墙壁和屋顶都覆盖着大名鼎鼎的“桑迦尔贝陶瓦”,轻柔地反射着光线,看起来宛如建筑物自身能够发光一样。
湛蓝的大海,闪闪发光的白色建筑。略带粉色的海岬……真不愧是珊瑚般的都城。
有人来到了自己身后。
“真是美呀,修迦。”
查格姆头也不回地说。身后的人影点点头。
“正是。”
修迦眯着眼睛向天际望去。
“这里还是个极适合占星山丘呢。海风真舒服。”
查格姆回头,朝身兼自己顾问和帝师的年轻占星博士投去了一个微笑。
“你是渔民家出身的吧。看到大海,会不会思念起故乡呢。”
修迦也笑了。精雕细琢般端正的容貌上出现笑容之后看起来立即柔和了不少。
“是的。……不过,海的颜色不太一样呢。请看那边。都城所在的那个海岬下方,那片弓形的、东西延伸的洁白的沙滩。还有近海那透彻的浅绿色。在我的故乡,海边的沙子更偏灰色,而海水的颜色也要深得多。”
查格姆沿着修迦所指的方向望向那广阔的海岸线。的确,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清澈翠绿的海水。
眯起眼睛,查格姆一边享受着强烈的日光,一边轻声说:“再看看这强烈的日光。──无论是海水的蓝色,还是天空的蓝色,都跟国内不一样。只是到了领国,就变得如此不同。……这世界真是太大了啊。”
“殿下所言极是。”
“说到大,这桑迦尔王国也是个广大的国家啊。自从越过界山之后,今天……已经是第十二天了吧。虽说桑迦尔以海运和海产闻名,但他们的土地也很肥沃。”
修迦的笑容更深了。成为帝师侍奉在太子身边已经三年了。每当像这样感受到这位十四岁的皇太子那敏锐的洞察力的时候,修迦心中都会涌起无尽的喜悦。
(一定要让这位大人成为皇帝。……一定要保护他,不让他在登上帝位的道路上迷失方向。)
去年,三皇妃产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皇子。
查格姆皇太子一直以来都凭借身为皇帝独子的地位才保全性命。但是,在新皇子已经出生的现如今,查格姆皇太子的立场就成了“并非无可替代之人”。
皇帝是个不念亲子之情的冷酷之人。一旦他断定“此人非帝王之器”,就很有可能做出废黜太子之举。
皇太子遭到废黜,就意味着他要遭到暗杀的命运,而且是伪装成疾病或事故的不为人知的死。熟知皇室黑暗一面的修迦和查格姆都清楚地知道这点。
查格姆曾有一段身怀精灵之卵的传奇般的经历。皇帝得知查格姆身怀异世界的精灵之后,为了保全“皇室神圣”的威信,立即决定暗杀自己的亲生骨肉查格姆。
皇帝派出了杀手不断追杀。异界的怪物为了得到他体内的精灵之卵伸出魔掌。年仅十一岁的查格姆能够大难不死,全凭一名名叫巴露萨的女保镖。巴露萨,和她的发小坦达,和坦达的师傅、咒术师托罗杰一起,拯救了查格姆的生命。
那时受命于皇帝暗杀查格姆的修迦,后来竟在机缘巧合之下,站到了守护查格姆的这一边。
无论如何,如果不是发生了长子萨格姆皇太子突然得病去世的悲剧,皇帝一定不会丝毫念及父子之情,将查格姆暗杀。
失去了长子的皇帝,这才决定将查格姆立为继承皇位的皇太子,放过他一条生路。
(皇帝并非冷血。而是他所经历的一切,都与骨肉之情这一情感相距太远,才会有如此薄情之举。)
修迦曾教导查格姆,皇帝是神的子孙,皇帝的灵魂纯洁如同被锦缎包裹一般,因此绝不能被污秽的世间玷污。继承帝位之人自从出生落地的那一刻起,就在深宫之中受人精心呵护,几乎不与任何人接触,在与世隔绝中被养育成人。在如此环境中长大,内心与庶民相差悬殊也并不奇怪。
但是,查格姆皇太子却在命运的捉弄下,从深宫之中来到了民间──落入了黎民猥杂的日常之中。那时与身边之人构筑起的无法割舍的情感的纽带,彻底地改变了查格姆的一切。聪明,和善,心中却又有着烈火般刚直的皇太子查格姆,与深山清泉一般的皇帝是不可能脾气相合的。
就是这趟桑迦尔之旅,也能看出皇帝对查格姆的薄情。除了担任皇太子顾问的修迦,其余就只有负责护卫的卫士和侍从们而已。
虽然这次旅行并非外事交涉,只是参加庆典而已。但竟然连一个与桑迦尔外交经验丰富的文官都不派,让皇太子只身前往异国。修迦对于皇帝的冷淡,不由觉得后背发凉。
大概日落时分就能到达桑迦尔首都。──从那一刻起,考验就正式开始。
桑迦尔王国的领土,位于查格姆的祖国──新御护皇国西南方的海上。正如刚刚查格姆说的,桑迦尔是个靠着贸易和海产繁荣起来的王国。
两国间没有爆发过一次战争。为躲避战火,从南方大陆不远万里来到这片新天地的先皇一手创立了新御护皇国。对于随时可能遭到南方大陆各个帝国出兵攻击的桑迦尔王国来说,与其卷入战火消耗国力,不如跟本就厌恶战争的新御护结成同盟来保护自己的后方。因此新御护皇国与桑迦尔王国在相互进行贸易的同时,保持着稳定的关系。
桑迦尔王国发来了邀请,说新年当天将会举行新王即位典礼。按桑迦尔的惯例,当第一王子的次子诞生时,父王需要将王位禅让于第一王子。去年年末,桑迦尔传来了第一王子的次子诞生的消息,因此年初举行王位禅让的仪式也就成了预想之中。
查格姆的父亲即位的时候,桑迦尔王亲自带着装饰了珊瑚和珍珠的宝箱前来祝贺,还亲口诵读了贺词。这次轮到桑迦尔的新王即位,按理说新御护也该以同等礼节相贺。
但在新御护皇国,皇帝被视为国家的灵魂,是绝不能离开国土的。所以最后决定,由皇太子查格姆来出席仪式。
事情定下来之后,查格姆内心不由得雀跃起来。虽然时间不长,但总算有机会摆脱令人窒息的皇宫,踏上前往异国的旅程了。
虽说要经历冗长繁杂的仪式,但能够借此机会出去喘口气,真是再高兴不过了。
“要是每过半年一年,邻国就有个新王即位就好了。”
查格姆刚开了个玩笑,修迦马上就提醒道:“殿下。相信您也知道,桑迦尔王家是靠海运起家,骨子里终究是商人,非常精于算计。桑迦尔王亲自前来参加陛下即位仪式,也是来打探底细,好决定应该与这个国家结为同盟加以珍惜,还是应该一口气侵略攻占。
虽说他们骨子里是商人,但毕竟是降服了在周边岛屿称霸一方的海盗,并将其划为领土,建立了如今广阔的王国。因此迦尔人的身体里还流淌着霸道的武人的血液。……殿下,请不要忘记,您这次去参加典礼,是背负了祖国的重担而行。”
查格姆哼了一声。
“就是说,别被小瞧了就行吧。”
修迦轻轻瞪了一眼故意口出粗言的皇太子。
“正如殿下所言。”
“原来如此。……真是不容易啊。借用你刚才的话说,就是我们新御护皇家是神圣的家族。不能沾染血腥,要时刻保持圣洁和平静。叫我以此威慑对方,就像是要让对方察觉到在华丽的剑鞘中的,是一柄锋利的利剑。”
修迦严肃地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查格姆。
转眼间,自打上面的交谈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出发准备又用了半个月,总算到了出发的日子。接下来就是长达二十二天的旅途。漫长的路途再有数刻就要画上句号了。
“修迦,你看。那的帆船正航向一处。”
只见数十艘巨大的帆船在湛蓝的海水中拖出一道白色的轨迹,正向着桑迦尔·亚希拉(望光之都)聚集过去。各色船帆迎风招展,像是有人在海面上撒了一把彩纸的碎屑一般。
“虽然其中大多是桑迦尔王国诸岛的船只,但应该也有一些是同盟国的船只吧。”
浪涛声从不停歇。海鸟们发出尖锐的鸣叫穿梭在空中。
咸咸的海风轻抚着查格姆的脸颊。这时,查格姆才强烈地体会到自己正身处异国。
大海一望无尽。就这片在桑迦尔语中被称作“雅尔塔希海”的碧蓝的大海的另一端,就是南方大陆。比起查格姆出生、长大的北方大陆,南方大陆要广阔得多。据说,那里国力和武力都很强大的诸国正进行着血腥的厮杀和争夺。
二百五十多年前,查格姆的祖先,圣祖托尔迦尔帝舍弃了战火不断的御护皇国,率领御护人背井离乡,渡过这片雅尔塔希海,来到了北方大陆。
而现在,自己所面对的竟然就是同一片大海,心中突然泛起了一阵异样的情感。
“殿下,我们走吧。”
在修迦的催促下,查格姆缓缓地转身,将那篇蓝得刺眼的大海抛在了背后。

《虚空的旅人 第一章 海之都 1.桑迦尔·哈萨伊(望光之丘)》上有1条评论

  1. 上桥两部被动画化的作品都很好,尤其是精灵的守护者,真希望后续的部分也能动画化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