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骑士异闻录 小说版节选翻译 第一章 黑影(前半)

デュラララ!!

聊天室(周日•傍晚)

“我是说呀,现在池袋有个叫达拉斯的组织,可有名啦!”
[我倒是没亲眼见过,不过听人说达拉斯可是猛得很呢。]
“毕竟是个地下组织,知道的人可不多呢。不过,现在在网上他们可是红得发紫啊。”
【还有这回事哪?池袋的事你知道得可真多呀,甘乐。】
“哪有,也就那么回事啦!”
“哦,对啦对啦对啦,黑骑士你们听说过吗?”
【黑骑士?】
[啊!]
“就是最近新宿和池袋特火的那个。昨天新闻都播啦!”

★东京•文京区某地(平日•深夜)

“你……你、你个怪物!!!!!!”
随着跑调的狂吼一起,男人扬起了手中的铁管————然后夺路而逃。

青年奔跑在深夜的多层停车场里。他的右手中紧紧攥着钢铁的感触,大概有人体温的温度。但逐渐的,手中的触感逐渐被冷汗浸透,变得模糊起来。
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稀稀拉拉地停着的几辆小车在等着主人归来。
青年周围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他的耳中只剩下自己的脚步声、狂乱的呼吸和越发急促的心跳在掀起一阵阵狂澜。
这个看上去像是小混混一般的青年跑过一根根裸露的水泥柱,一边诅咒般地低吼起来。
“…………嘛……嘛哔的……嘛哔!嘛的什……什、什么鸡巴事!”
青年的眼中放出狂怒的火焰,而嘴里挤出来的却是胆怯的气息。
他脖子上的纹身就在一分钟前还在给对峙中的对手以威吓。然而现在它却因小混混心中的恐惧而歪曲起来。随后,一只皮靴——狠狠地踢在了那片看起来根本就没什么信念的纹身上。

♂♀

“虽然以前跟都市传说似的,但后来手机上不都有摄像头了嘛,于是拍下来的人越来越多,然后它一下就火啦!”
[啊!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我怎么觉着只是个普通的暴走族而已呢。哦不对,它倒是一直一个人飙就是了。]
“光是晚上飙车不开车灯这一点就已经SB到一定地步了嘛。”
“啊,前提是它得是人类。”
【我、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嗯,怎么说呢……简而言之,那就是个怪物!”

♂♀

咕唧。一个诡异的声音响起,小混混的身体划出一道怪异的弧线转了半圈。
于是他的身体就这样横着飞了出去。他意识朦胧,却又挣扎着胡乱蹬了一通双腿。冰冷的空气包裹在四周,但覆盖他周身的麻痹似乎成功地将他同混凝土冰冷的触感隔离开来。男人像是在梦魇中陷入穷途末路一般,猛地回头看着那给他带来恐怖的根源。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黑影。——就像是字面说的那样,那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影”。
它的全身包裹着一套漆黑的摩托服。摩托服上没有任何图案和纹章,仿佛是将本就漆黑的摩托服扔到了深色墨水中一样。只有反射着荧光灯的部分才让人意识到它的存在。
更加异样的是它脖子以上的部分。它的头上戴着一顶设计奇特的头盔。与通体漆黑的摩托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头盔的形状和图案甚至具备一些艺术气息。然而就算如此,头盔与它漆黑的身体却并不给人以不搭调的感觉。
头盔的面罩也是一片漆黑,像是高级轿车的单向玻璃一样。只能看到荧光灯的倒影在上面异样的闪烁,却完全无法窥知头盔内部的样子。
“……”
黑影片语不发,让人完全无法感到生命的存在。见此情景,男人的表情在恐怖和憎恶交织下变得扭曲。
“我、我我我我、我——什么时候被终结者盯上了。”
这句话平常说出来简直就是个笑话,但男人的感情中却全不见讲笑话时该有的轻松。
“说、说话啊!你是谁!你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儿!”
在男人看来,黑影简直是个完全未知的东西。要是平时,大家就聚在这个地下停车场,干干“活儿”,再回家。把“货”交给买家,再去进些新“货”。仅此而已。和平时没有任何不同。这次是哪出了纰漏呢。到底是什么招来了这个怪物呢。

男人和他那些“同事”们今晚也在做着与以往一成不变的工作。
但是——他们的日常毫无前兆地崩溃殆尽。
正当他们在多层停车场的入口等着那个迟到的同伙的时候——它以一种实在是唐突的方式现身了。一台机车悄无声息地通过停车场的入口,停在了距离他们十几米距离的地方。
眼见此景的男人和他的同伙们马上就发现了它身上的种种异常。
首先——就是字面上说的,它和机车毫竟然毫无声音地通过了入口。或许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了一些声音,但最要命的是他们完全没听到一丝引擎发出来的声音。虽然他们也想过关掉引擎、依靠惯性滑过来的可能性,但若是这样,它进来之前必然能听到引擎声才对,但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听到过引擎声。
其次,无论是骑士还是机车本身都是通体漆黑。引擎和车轴就不说了,连车圈都被涂得漆黑。车上没有头灯,装牌照的地方也只装了一块黑色的铁牌。只能隐约从车身对路灯和月光的反射隐约判断出来,这件东西是一辆双轮车。
但是——还有比这更加令人觉得异样的。骑士的右手中提着一个硕大的物体。物体几乎跟骑士的身体差不多大,不断有不透明的液体从物体较细的一端滴落在沥青路上。
“老二……?”
男人的同伙这才发现那团烂抹布的本来面部。几乎同时,跨在机车上的骑士一扬手将那团抹布——应该说将“他”整个人仰面抛在了沥青路面上。
他本应是他们迟来的“同事”之一。他的脸像是被胖揍了一顿,肿得老高。血从他的鼻子和嘴里一股股地往下淌着。
“真的假的!?”
“你是谁?”
虽然在场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强烈的异样,但此时却还没有人感到恐惧。同时,对于那个叫老二的同伙被干掉这点甚至没有怒气。这伙人毕竟只是因为“工作”走到一起,所以心怀过多的同伴意识的人可以说一个都没有。
“搞啥?搞啥?你是哪根葱啊——?”
一个穿着套头衫、大概是那伙人里面最不知深浅那个朝着机车迈了一步。对方只有一个,自己这边却有五个。数量上的优势让青年那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又长了一两层。但是——等他完全接近机车之后,数量上的关系几乎已经成了一对一的单挑。而注意到这点的,只有骑在机车上的那个黑衣人而已。
“……”
咕嘎。
更加诡异的声音。非常非常诡异的声音。这声音带给人的感觉已经超越了单纯的不快,让人本能地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危险。
与此同时,套头男咕咚一下跪在了地上,然后脸朝地倒在了沥青路上。
“什……”
男人们一下紧张起来,像“干活”的时候一样,全身都对外界充满了警惕。结果他们发现,现在能确定的自己的敌人只有前面这一骑,周围并无其他人影。然后,那个机车上的人影缓缓地把穿着厚皮靴的脚踏在了地上。
放腿的动作的确亲眼看到了。但是,既然它把腿放下来,就说明它的腿曾经抬起来过。然后,这几个视力很好的人又发现一件事。
皮靴的鞋底上挂着套头男的眼镜。
发现这点之后,他们马上明白了事态。
——黑影坐在机车上一个抬腿踢直接了结了套头男。
如果他们从正面看看套头男,他们大概就会发现他的鼻子已经扭曲在一边了。就是说骑在机车上的黑影算准了不把套头男踢飞的距离,用鞋跟把他的鼻骨刮断。
但是,身处套头男背后的男人们自然做梦也想不到这点,他们中有一半还在纳闷怎样一踢才能让对手脸朝前倒下,另一半已经从腰间拔出了警棍和高压电击枪。
“刚才……那是什么姿势?呃、什么?那究竟是……怎么……”
又有两个“同事”穿过陷入混乱的同伙高叫着朝机车冲了过去。
“啊,喂!”
男人们刚想提醒那两人,黑影就无声地从机车上下来。它的脚下响起了眼镜破碎的声音,既无表情又无声音,轻盈地朝这边走来。它的动作很是优雅,仿佛真的是一片影子膨胀成了人形一样。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光景太过异常,还是因为身感恐惧、感官能力一下子有了飞跃性的提升,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深深地刻在了小混混们的记忆之中。
一个人用电击枪攻击黑影。
——咦?皮夹克通不通电……
当男人还在想这些事的时候,只见黑影一阵抽搐。看来,皮夹克是通电的。万事大吉。
男人放下提着的心,继续将电击枪朝前顶去。但下一个瞬间,男人心中的轻松一下子就化为了泡影。
黑影一边剧烈地抽搐,一边牢牢地握住了身边警棍男的胳膊。
“啊叽——”
与不停抽搐的黑影不同的是,警棍男的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然后像被弹开一样倒在了地上。
“混蛋……”
电击男发现黑影的手正朝自己抓来,慌忙关掉手中的电击枪。结果事态依旧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黑影的手还是牢牢地掐住了电击男的脖子。
无论他怎么挣扎,黑影手上的力道就是毫不放松。他使劲踢着黑影的小腿和裆部,可惜黑影的头盔里依旧只有沉默和黑暗。
“嘎……咕啊……”
直到他两眼翻白影子才松开手。电击男像警棍男一样瘫倒在地。
————不妙。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总之情况不妙。这怎么还没怎么样呢连老二在内的六个人里就有四个人被放倒在地。在小混混们的心里,对于眼前这个人的无知造成的恐惧比起被人撂倒的屈辱更加占了上风。
“难道是什么功夫之类的?”
右边的男人冷静地自言自语道。态度显然与小混混不同。
“曾哥……”
听到男人的低语,小混混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呼唤着他的名字。那个名叫曾哥的人是这伙人的头目,从刚才开始就一动不动地观察着黑影的每一个动作。尽管他眼中并没有强烈的恐惧,却也不见丝毫懈怠。
曾哥从怀里逃出来一把颇大的匕首,悠然地朝黑影走去。随后他警戒地对黑影说:“虽然看不出来你练过点什么,但我就不信血肉之身能扛得过刀子。”
匕首在他手中滴溜溜转了一圈。这把匕首不是什么水果刀、小刀那个级别能比得了的,但也不是什么漫画里常出现的大刀。刀柄刚好能掌握在手掌之中,刃长也差不多是这个程度,刀刃正发出锐利的光芒。
“我说你啊,别以为练过那么两招就敢空着手……啊啊?”
充满挑衅的话直接被黑影的动作所打断。
黑影轻轻一猫腰,就将眼前的两个东西捡了起来。那是刚才小混混们拿的特制警棍和电击枪。
“……”
“……”
右手拿着电击枪。左手拿着特制警棍。这二刀流可实在是太诡异了。
本就被异样的寂静笼罩的停车场,在这一瞬完全陷入沉默的包围。
打破这片寂静的是头目诧异的提问。
“啥……怎么这样?真的假的?你不是应该用功夫招呼过来吗?”
虽然这话的确滑稽可笑,但他的语气中不安的成分却显然浓烈了很多。刚才四个人一起围上去就好了,但现在却已经是退无可退的境地。
在背后观战的小混混站在那里一动没动。如果这是黑社会或者警察之类的,肯定早就冲上来助阵了。不,从一开始就应该四个人一起围上去才对。
但是——今天他们面对的东西实在是太怪异了。所以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这不过是个穿着摩托服的普通人而已。但他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过诡异,小混混们甚至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穿越到了异世界一样。
也不知道那个头目知不知道小混混们心中的不安,只见他咬牙切齿地咆哮道:“你要不要脸!你看我手里只有一把刀!你他妈害臊不害臊啊!”
对于这个不讲理的问题黑影到底没有出声,只是轻轻地又重新面向头目。
然后——下一个瞬间,“那东西”便以明确的外形出现在了小混混们的眼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