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新撰組 第一章 青春的血 1

原作:池波正太郎 翻译:dgwxx

矮草地中腾起股股热浪。
“大草……大草……”
正在大门旁的门卫小屋里执勤的步卒大草五十郎探出头来,皱了皱眉。
(什么呀,永仓那个调皮鬼又来捣乱了吗。)
虽然嘴里没说什么,但五十郎看到永仓荣治之后,脸上却出现了嫌恶的表情。
“大草,别瞪我啦。”荣治一副少年老成的口吻说:“今天我绝对不捣乱了,真的!”
(说什么不捣乱了,臭小鬼——)
虽然想赶快把眼前这个七岁的孩子赶走,但是五十郎却又有所忌惮。毕竟,眼前这个小淘气包的老爸是俸禄一百五十石的「定府取次役」,同时又深得大人信任的永仓堪次。
身为步卒的大草五十郎和堪次身份差异悬殊,斥责的话是怎么也开不了口的。
“喂,永仓家的小少爷。能不能到那边玩去,我现在是公务在身啊。”
五十郎一边强压下心中的嫌恶感,一边尽量温柔地对他说。
然而……
“嗯,我马上回去。”
荣治一反常态地,老老实实点点头。
“你也够辛苦的,都这年纪了还在当门卫,很不容易吧。”
荣治一边使劲在柳叶眉下面眯起来的眼睛中表现出讨好的眼神,一边说:“我总给你捣乱,被爸爸骂了。”
七岁的荣治虽然个子矮小,但是扭动着胖胖的身体,小手拨弄着刘海儿,显得特别地老实可爱。
年过半百的五十郎听到像孙儿一般的荣治对自己如此开口,心头不由得一热。
(啊呀,看来真的被永仓大人训斥了。)
五十郎的嘴角颤了一下。
在门卫小屋中一起工作的三个仆役也愣愣地看着荣治。
这座「松前伊豆守」江户宅邸中的步卒和仆役们,可以说是没哪个不被永仓荣治的调皮捣蛋折腾得身心俱疲的。
夏夜,荣治嗖地一下子从侍长室窜出来,用水枪朝着耐不住困意打盹的门卫射水等等的。然而就算是这样的恶作剧也只算是轻的。
“喂,大草……那个……”荣治把小小的身子靠过去说着,便拿出了一个薄木纸小包。
“这是什么?”
大草五十郎已经笑了出来。这一笑,脸上的皱纹更深了,看起来就像个好好先生。
“大草呀,这个是妈妈给我的包子,我给你拿来了,尝一下吧。”
“呀,这可真是对不住……”
“算是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的赔礼道歉了。”
“但这毕竟也是少爷爱吃的……”
“我没关系啦,快吃吧。”
这么说着,荣治走进了门卫小屋。
“快看,挺好吃吧。”
打开放在榻榻米上的小包,便露出来了齐齐排列在薄木纸中的两个雪白的包子。
喜欢甜食的五十郎相当清楚,这就是离位于「下谷•三味线堀」的松前宅邸很近的「鸟越三筋路」上的点心铺「龟屋」所做的「八千代」包子。
“噢,这是龟屋的包子吧,小少爷。”
“嗯。”
“真的能收下吗?”
“如果大草爱吃的话就太好了。”
大草忘记了对这个小淘气包的怒气,笑眯眯地低下了头。
“不好意思啊,那我就感激地收下了。”
“嗯。”
荣治一边走出门卫小屋,一边说“再见啦”。
五十郎一直看着荣治的身影消失在围着侍长屋的土墙后,才一边高兴着,一边泡上了热茶。
(永仓家的小鬼……啊不,小少爷也变了不少呢)
五十郎一边对部下的仆役门说着“你们不喜欢吃甜的东西吧,我去吃些点心,这就交给你们了。”一边朝着包子一口咬了下去。
如果把包子掰开来看看就好了,然而五十郎就是这么不幸——
聪明的荣治巧妙地把包子馅取出来自己吃掉,却把从自己屁股拉出来的黄色的大便放了进去。而且还是那种符合健康的小孩子排泄物特征的新鲜大便。
五十郎就这样咬了满满一嘴这种黄色的“馅”。
“啊……哇……哇……天杀的!可恶!可恶!”
就在五十郎一边惨叫一边怒斥地把包子扔到地上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回来的荣治却在手舞足蹈地高兴着。
“吃啦!吃啦!大草五十郎吃了大便,还在一边可恶可恶地(*)叫着。”(*日语里,“可恶”和“大便”是一个词。)
“给、给我站住!畜牲!”
“哇————”
荣治一阵风一样逃进了侍长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