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战争特典小说一 Dog Run

向读者开放的前庭中,又传来了孩子们的悲鸣。

“堂上教官,又来了!”

与堂上一同在馆内警备中的郁从窗口向前庭望去。

眼下正有一条无人看管的狗在庭中来回奔跑,惹得孩子们四处逃窜。

这,正是惊动了武藏野第一图书馆的轻微而又重大的问题。

“主人呢!”

“又在长椅上读书了!”

“要装作对骚动毫不知情吗!”

堂上吐出这句话,从身边的楼梯上冲了下去。

 

轻微而又重大的问题,就在这里。

狗的主人正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若无其事地看着书。而在这段时间里——就放任带来的家犬在庭中徘徊。那只狗并无恶意,只是因为前庭也是孩子们玩耍的地方,它便扑上去同来回奔跑的孩子们嬉戏罢了。

如果是小型犬,或者至多是体型不超过柴犬的中型犬的话,或许会是一幅令人欣慰的场景吧——不过要是成年德国牧羊犬,情况可就另当别论了。

即使它只是想和孩子们一起玩,但无论这心思再如何单纯,对于孩子们而言,其恐怖却依然不亚于被地狱守门犬袭击。不仅如此,其迫力甚至让打算上前制止的成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一个哭着逃跑的孩子摔倒在草地上。牧羊犬如同黑色疾风一般向他扑去。

就在这时。

“Down!”

堂上的吼声清晰地传来。

一瞬间,牧羊犬就像被绑缚般地僵住了,之后便有些疑惑地趴了下来。

“笠原,孩子!”

“是!”

郁也向着孩子冲了过去。虽然状况暂时稳定了下来,但在看到跑进庭中的郁之后,牧羊犬再次拱起了身子。

唔,到底是有些可怕啊。就在郁的脚步犹豫起来的时候,堂上再次发出了命令。

“Down!”

牧羊犬再次疑惑地趴了下去。驯服牧羊犬的本能的,是堂上强硬的态度和坚决的声音吧。

这时,郁到达了摔倒的孩子身边,她抱起孩子一步一步地从牧羊犬身边退开。然后,把孩子交给了在常用通道附近观望的女图书馆员们。

“他没受伤,之后就拜托你们了。”

谢谢你,女子这么说着接过了孩子,自己也是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对不起,我们实在太害怕了,不敢出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是那么大的狗嘛。我冲过去的时候也有点怕啊。”

虽然防卫员似乎也曾试着阻止,但一来追不上狗的速度,二来这样做似乎会让狗更加兴奋。——每次都是如此。

若是平时,一两个孩子哭了之后,狗的主人才会喊着“Come”之类的命令,不耐烦地把它叫回去。

而今天,堂上抓着狗的项圈,向长椅处的主人走去。

“再见!”

郁也追着他的背影跟了过去。

他们两个今天也很亲近呢,女子们目送着郁,一边叹了口气。

 

“Go。……Straight!”

对着立刻就散漫起来的牧羊犬,堂上一边以尖锐的声音进行命令一边向前走去。

“教官,这是什么……”

“字面意思。需要翻译吗?”

“我,我还没笨到那种程度!”

“这是狗的训练口令。这家伙,大概是受过专业训练所以能听懂命令吧。用英语进行训练的训练所也不少。那个老太婆也总是用英语叫它回去的……”

“教官……你管读者叫老太婆没关系吗?”

“谁让她搞出这么多状况,想不这么叫也难。发牢骚之类的事你就放我一马吧。”

堂上一边不时地对牧羊犬发出命令一边抱怨道。

本想抓抓堂上的小辫子(译注:指前面的“管读者叫老太婆”,郁想揶揄堂上对读者的态度),他却少见地向自己撒起了娇,郁红着脸沉默了下来。

 

狗的主人是一位刚刚步入老年的女性,被叫成老太婆确实有些可怜。她的样子看上去似乎挺高贵。之所以说“似乎”挺高贵,是因为真正高贵的女性是决不会无视礼仪并做出任性举止的。

堂上来到狗的主人面前,喊了声“Sit!”让牧羊犬坐下了。而后,他抚摸起它的头来。

“OK,Good boy。”

牧羊犬仰望着堂上,叭嗒叭嗒地摇着尾巴。堂上也温柔地看着它。

教官,是很喜欢狗的吧。好温柔的脸……郁看得一时忘我,慌忙回过神来甩甩脑袋。正事才刚要开始呢!现在可不是发花痴的时候!

堂上从牧羊犬头上挪开了手,转向狗的主人。

“请不要在图书馆用地内放纵您的狗,这一点本馆应该再三向您请求过了。”

“规则上可没有这么写着哦。”

狗的主人翻阅着平装本,头也不抬地答道。

“但是孩子们很害怕,这种混乱已经造成问题了。而且,万一狗咬了孩子的话……”

“我家的Jake经过专业训练,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而后,狗的主人第一次抬起了头。那是一位化着浓妆的轮廓鲜明的女性。

“我只是想让爱犬也能享受这舒适的庭院,这种想法有什么错吗?”

“您把图书馆当作Dog Run(译注:用于让宠物狗活动玩耍的专门区域)的替代品,这一点让我们很困扰。虽然您的想法的确是人之常情。”

“刚才也说过了吧,我家的Jake是不会咬人的。还不是因为那些傻孩子叽叽喳喳吵个不停,Jake只是想陪他们一起玩而已。”

堂上握紧了双手。

“……因此我也说了,这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要是Jake伤了孩子们的话……”

郁很明白堂上想说的是什么。

那样一来,孩子的父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若是图书馆声明已经再三提醒读者不要在馆中放养狗,但这种辩解却不被家长接受的话——若是家长将矛头指向身为狗的主人的这位女性的话。

最坏的结果就是,或许会如同典型案例一般,发展成为要求处死那只狗的状况。

“我可是遵守了图书馆的规则哦。而且,图书馆的规则里也没有不准放养狗这一条吧。我可是行为正当的读者哦。”

咬牙声能作为物理性声响而听到的话,就说明是相当的怒不可遏了吧。站在堂上身边的郁吓呆了。Jake也似乎是察觉到了堂上此时的气息,胆怯地耷拉下了耳朵。

“……我明白了。那么,要不要打个赌呢?”

堂上居然会在工作时提出这种要求,对郁而言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我们基地也有跑得很快的狗。就让那家伙和Jake比试比试吧。项目是单纯的赛跑。我们都对自己的狗发出命令,先到达终点的就是胜者。要是我们的狗赢了的话——”

“有趣。”

狗的主人啪地一声合上了平装本。

“虽然能胜过Jake的狗根本不可能存在,不过如果真的胜了,我就答应你们,不再放它在图书馆里乱跑。”

非常感谢。堂上说着象征性地低了低头。

 

“教官!教官要怎么办啊!狗耶!那可是狗耶!你找得到吗!”

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的堂上直到进了基地才第一次转过身来面对着郁。

“在这里。”

他这么说着,一边在郁的额头上咚地敲了一下。

“……呃……咦……”

刹那间脑中一片空白,然后。

“咦咦————————!”

“不要叫得那么大声!”

“不行的啦就算我再怎么能跑也不可能赢得了狗……喂,狗是什么?狗是什么意思啊再怎么说抓着一个妙龄少女叫人家是狗也太不能忍了吧!”

“那家伙就像狗一样呢。我在短跑上输给女孩子还是第一次呢。——这是手塚说的。我理解,就像是赛特犬或者短毛向导猎犬那种感觉对吧。好像脚就是生命似的。——这是小牧说的。队长说的是——要我想起来吗?”

“居然在人家背后联合起来说我是狗——!?”

“不用担心,我一定会让你赢的。你有田径装备和靴子没?”

在堂上的迫力下,郁点了点头。

“大学之前都还在用,不过……”

“很好,拿出来试试。要是不能用了的话就跟我说。不用在乎钱的问题,我会去帮你买回来。”

“教、教官,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呢?”

“我啊,对于那个把那么高素质的狗当笨狗耍的愚蠢饲主,我从骨子里原谅不了她啊!”

“素,素质很高吗,Jake。”

“一般而言,就算在最初的日子里接受过训练,但那样放任自流的话,早就把从前的训练都忘光了。但是,Jake甚至不用那个愚蠢的主人提高音量,只要使用命令它就服从了。这就说明它是条很聪明的狗。但是,如果……”

堂上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和自己一样,在担心着最糟糕的事态。明白了这一点的郁,心中痛如刀绞。

“……教官,你养过狗吗?”

“那是过去的事了。在我上高中之前它还活着。”

还活着。——在我高中的时候死去了,堂上并没有这样说。从这里便足以看出,他对自己所养的狗怀有多么深厚的感情。

我明白了。这么说着,郁露出了笑容。

“不是为了任何人,而是为了教官你——对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的笠原,这次就给教官当小狗吧,下不违例哦。”

堂上苦笑着搔起郁的头发来。

然后,郁微微地低下了头。

“不要说这种奇怪的话。我的心情都变得微妙起来了。”

最先把人叫成狗而打开这个话题的可是教官你——郁本想如此反击,却因突然凑近的堂上的面孔而心慌意乱,最终也没能说出口。

 

“唉——,这就是变成这种热闹场面的原因?”

柴崎靠在大厅的墙上,愕然地望着操场上的盛况。她身边的则是交谈对象兼护花使者手塚。

操场的跑道上,在起点处待机的是身穿田径比赛服装的郁和作为问题主角的牧羊犬。

“能有幸拜见这双裸足的话,观众席的气氛如此高涨也不是不能理解呢。”

虽说是运动服装,但要说到田径比赛用的话,还是有相当的暴露程度。郁的双脚在许多意义上得到公认,因此几天前开始她就在工作结束后与堂上一起进行短程自主训练这种程度的情报早已在基地内传得沸沸扬扬。

“既然有比赛的话,能让我收门票就好了~~~~~~”

“你又来了……”

“这可比白白被人家看来得好吧。因为王子殿下和公主殿下都是笨蛋,所以笠原穿成这样才会把男人们给引来。这一点他们都不明白。为他们出谋划策,至少也凭借这一点赚点小钱,这不正是朋友的工作吗。”

“堂上二正果然很不爽的样子啊。”

“因为自己的公主殿下居然引来了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人嘛。虽然公主殿下本人倒是不介意。”

被如此评价的郁已经摆好了蹲踞式起跑的准备动作,揪着胸前轻薄的跑步衫仰望着前方。堂上越来越不爽的表情对柴崎而言却是一场好戏。

比赛项目是一百米跑,并且对手是德国牧羊犬。对决内容的有趣为热烈的气氛更加推波助澜。

由于发令枪可能会惊吓到狗使它无法奔跑,小牧提出了使用手势信号的方法。当举起的手默默地挥下的瞬间,堂上和狗的主人便向各自的“狗”发出指令。

“你所说的狗就是她吗?”

狗的主人嘲笑堂上道。

“是啊。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不过跑起来的速度可是公认的快。”

“好吧好吧,没想到要打倒我家Jake的会是那样的小姐呢。”

“我要发出信号了。”

小牧望着两人的所在如此提醒道,堂上便不再与狗的主人对话了。

 

小牧站在一百米跑道的终点,默默地举起了手。

——On you mark get set……

然后那只手往下一挥!

“Come!”

Jake的主人这样喊道。就在Jake如同黑色的子弹一般向前冲出的时候——

“Stay!”

堂上这样吼道。郁仿佛离弦的箭般飞奔而起。Jake在双重命令之下突然停止了动作,开始在场上徘徊起来。

狗的主人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Come!Jake,Come!”

“Stay!”

过来。别动。相反的命令,并且堂上的声音往往盖过一切。

而就在此时,郁冲过了一百米的终点线,借着惯性扑进了堂上的胸膛。

那一瞬间,堂上感觉到——自己抱紧了郁。郁也趁着混乱环住了堂上的脊背,在那一瞬间紧紧地抱住了他。

“干得漂亮。”

堂上摸了摸郁的脑袋。

“太卑鄙了,这样的比赛!”

狗的主人发出了尖锐的喊声。

“这是干扰!”

“真是报歉。”

堂上过于轻易地道了歉,狗的主人满以为自己抓住了弱点,当下便闭上了嘴。然而堂上并不承认自己进行了干扰。

“因为我们基地的狗不太聪明,把Come和Stay记反了,怎么也改不过来。”

“真对不起,我是条笨狗。汪汪。”

郁甚至在句尾学了两声狗叫,然后才低下头来。

向着几人走来的小牧不自然地转过身去。他是在拼命地忍着笑吧。

而后,堂上向着还在起点处徘徊的Jake喊道。

“OK,Boy!Come!”

这一次,Jake才一鼓作气冲出了跑道。然而就在终点前方,它再次困惑地徘徊起来。看样子,是在烦恼着该到主人身边去,还是该到堂上身边去吧。

直到主人无力地说了声“Come”,它才终于向着主人走去。

堂上的表情严肃起来。

“这是条聪明的狗。因此,请您保持它的礼仪。如果想让它奔跑,那么请去Dog Run。如果要到本馆来散步的话,请不要放开缰绳。您说过因为它很聪明,所以不会咬人,只是想一起玩罢了。是这样吧。但是,Jake是大型犬。即使它只是想和孩子们一起玩,但对于大多数孩子而言,他们所能感到的只有恐惧。如果孩子们在逃跑的时候摔折了骨头呢?如果他们的双亲因此而要求处死这只狗呢?不利的,只有不听从图书馆的再三劝阻而放开了缰绳的您。到了那时,能否保住它的性命就只能视家长的愤怒程度而定了。遵守了图书馆的规则这样的说法是不会被接受的。”

狗的主人垂着头听着堂上的话。

 

“Jake的主人没有放开缰绳了呢——”

在馆内警备的途中,郁从窗户向下望去。

“Jake真是好孩子——”

身上套着缰绳的Jake静静地趴在主人身边。

“我说过的吧,它是条素质很高的狗。”

堂上淡淡地说着,径自向前走去。

郁突然淘气起来,拉住了堂上的后背。

“教官,教官。”

“什么事?”

“小狗笠原表现如何?素质方面。”

“虽然跑得很快却是个笨蛋。”

“好过——分!”

郁鼓起腮帮子朝着地上踹了一脚。

“我明明就是装成了你的小狗帮你跑赢比赛还没有找你讨赏的好孩子。”

堂上停了下来。

“奖励吗。这样的话。”

堂上在郁逃走之前抓住了她。然后也不论是头发还是脸,或是下巴和脑袋,堂上像是要把郁往下压似地拼命地抚摸着。就算郁把脑袋缩回去堂上的手也没有停下。

直到郁再也站不住终于蹲下来的时候,堂上的手停下了。

“给小狗的奖励的话,大概就是这样吧,不对么。”

亏……亏你能做得这么面不改色!郁向上瞪视着堂上。相比于面红耳赤得不用照镜子都能明白这一点的自己,堂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好过分,这样一来头发不就都变得乱糟糟了吗!啊,领子也是!”

“给你五分钟整理仪容。快去。”

堂上一边说一边指向女洗手间。

教官好不讲理!郁一边这样抗议着一边跑进了洗手间。

 

 

 

f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