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N SAGA 卷一 第一话 1(后半)

它的身影,缓缓地、缓缓地出现在树丛之中,一步步走来。只见它探伸着双手,犹如摸索前行的僵尸,跄踉着,踏着不祥的脚步走来。它的脚步虚浮,但随着与众人的距离的缩短,步子也渐渐坚稳起来了。

“什——什么东西!”

一名骑士颤声说道,当事人自己可能也不曾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

“鲁德的恶鬼!”

“死灵!”

“怪物!”

一瞬间,骑士们嘈乱一片。那个从林间慢慢出现并不断逼近的东西,足以动摇骑士们迷信深重的心,犹如恶梦彷徨于现实中显形。

“押努斯神!救命啊!”

有胆怯的人发出惨叫,拔腿向马匹冲去。

那叫声似乎解除了骑士们被冻结的咒缚一般,他们丢开雷姆斯,争先恐后奔向马匹。

“站住——谁说可以离开队伍了!”

队长慌忙叫道。虽然也被吓得心惊胆战,他好歹还没忘记自己身为队长的职责。

琳达也动作敏捷,看准队长手劲松弛的一瞬,猛然挣脱开那只手,向弟弟跑去。

“站住!”

队长叫道,却忘了那个刚才吸引了众人注意力的异形怪物,无意识地向前踏了一步。

“你们这些家伙,快给我把帕罗斯的双胞胎抓回来——”

只是他的命令终究无法完整下达。那怪物伸前的手拽过他头盔上的冕穗,两只巨手擒住他的咽喉,队长惨叫着想拔出腰间的剑,但才连一半都没来得及拔出来,就听见一声古怪的声响,他那颗脑袋就被怪物壮硕的手掐住,笔直地折拗到后面去了。

“队长被——!”

部下们停下了脚步。虽然一时恐惧得乱了方寸,他们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而非一群胆怯的女人。眼见队长惨遭毒手,他们不再乘马逃亡,而是大声叫喊着,拔剑将怪人包围起来。

那怪物的口中发出怪异恐怖的呻吟。骑士中的一个突然向它砍去,那怪物竟举起队长的尸体迎战。霎时,鲁德森林深处惨叫与呐喊声交织成一片,还有剑与铠甲撞击的声音此起彼伏。

帕罗斯的双胞胎早被骑士们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们自己也忘了逃跑,仿佛被恐惧冻住一样入迷地看着这场诡异的战斗。

两人双手交握,互相依撑着,身体战栗个不停。数日前,他们曾目睹过更大规模的战争,也正是那战争让他们流落到这样的边境地带。当时他们也只能这样牵着彼此的手,眼睁睁地看着哀鸿遍野的地狱景象。可是即使是寇拉攻打帕罗斯这样大规模的攻防战,也无法与此刻在鲁德森林中展开的战斗的异状相比。

“琳——琳达”,雷姆斯全身颤抖,中了魔似的,轻声对琳达说,“那是什么——那东西,是什么呀?”

“我怎么可能知道?”

琳达的牙关也不断打战,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来:“说不定——是恶魔道鲁。”

“啊,神哪!”

少年口中无意识地发出呻吟。就在眼前,面对十名迎头砍来的老练剑士,它以与其庞大躯体不相衬的灵活脚法移步转身,动作有条不紊,却将死亡真切地散播开了。怪物的武器只有蛮力和队长的尸体。它将尸体连带沉重的盔甲呼呼挥动,已经打坏了三名骑士的脑袋,又折断了另两人的胳膊。

“道鲁!他简直就像——就像神一样强!”

雷姆斯吃惊地望向姐姐,琳达似乎被摄去了心智,陷入恍惚状态一样注视着怪物的战斗。

“为什么不丢掉尸体,换上大刀来打呢?——为什么呢?”

她跺着脚低语道。

但战士依旧轮掷着沉重的尸体,一气又击倒两三人。余下的三人也陷入了绝望。

一个男子被同伴的呻吟声与飞溅的鲜血激得脑袋发热,也不看前方,鲁莽地抡剑冲撞上来。怪物抓住这个门洞大开的家伙,一双堪比寻常人小腿粗细的手臂紧紧箍住他的身体。男子像被大蛇绞缠住一样,接连发出惨叫,那双手却不曾放松,直到他的脊骨连同盔甲一起被生生折断。

“还有两个!”

琳达略显粗鲁地低声说道。

“绕到后面去!”

剩余两人中的一个叫道,另一个会意地钻进了树林包抄。那怪物一面应付正面步步逼近的剑士,一面调整朝向,迅速背靠到一棵大树,粉碎了二人的阴谋。剑士怪叫着提起宝剑,像掷标枪一样猛然向怪物投去。这是寇拉常用的战法。眼见那宽刃大剑要贯穿怪物不穿护甲的裸胸的瞬间,他一个转身劈手将它击落,电光火石间又将拾起,一刀捅去。他没去捡倒地人的剑,可见并非不谙剑道,再看他轻松挥舞那柄沉重大剑的模样,简直就像生下来就握着剑长大的。下一个瞬间,那个企图逃跑的寇拉战士的头颅已随着喷涌的鲜血飞上半空。他又回转身,对付最后一个还在想往密林中逃跑的家伙,一刀从后脑到背部直斩而下。

“成功了!”

琳达叫了起来。雷姆斯拉了拉她的手。

“往这边来了!”

那怪物站在森林中,手中提着鲜血淋漓的宽刃大刀,转身过来,用那双妖异的眼睛注视着帕罗斯的双子。此刻还能平安站在那儿的活人就只有他们俩了。琳达着魔似地回望着他,连恐惧也忘了。雷姆斯再次抓紧了她的手,但眼见怪物要向这边跨进,他又奋勇地挺身向前,拾起掉在地上的剑,摆出架式,叫道:“琳达,快逃!”

弟弟的叫声没有传到琳达的耳中。她的目光也像被钉住一样,只能紧紧看着那怪物令人生畏的身影,无法偏移。不过是一眨眼功夫,它就徒手击溃了精强的十一人寇拉骑兵队。究竟是何方神圣。人类?还是人类以外的什么东西?此刻琳达的心中充满了这样惊异的疑问。

琳达不知道它能否被称为人类。从头部以下,确实是人类的躯体无疑——虽然体格委实惊人,那是几乎就连大竞技会的优胜者也为之相形见拙。超乎常人的高大躯干上如盔甲般的一身肌肉,兼具强壮与柔韧又蕴藏着敏捷,肩膀、胸部与手臂也异常壮硕发达。肩幅宽阔,与精悍的躯体恰成对比。琳达看见它身体中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宛如长年与多人厮战一样,除了刚才战斗中受的浅伤和溅到的血外,还有许多旧伤,而且都像都完全没给处理过一样。它周身上下,除了勉强裹住腰身的皮革带以外,只有一只靴子,此外完全赤裸。不过,若是仅此而已,倒还不至于让琳达为它是否是人类的问题而苦恼。

只是那男人的头部以上——

琳达瞪圆了眼睛,可爱的小拳头抵住小嘴,无意识地轻轻噬触,注视着眼前出现的宛如梦魔化身的东西。

那男子的头部以上,完全是一颗硕大的豹首。

那狰狞开裂的口中露出巨大的牙齿,眼睛是一双燃烧的金黄烈焰。那豹头人身的怪物拖着大刀,缓缓靠近呆立不动的雷姆斯和琳达二人。

这时,琳达忽然看见被压在队长尸体下面一个倒地的骑士回过气来,喘息着直起身,悄然举起长剑,作出要投掷的姿势。

“后面,小心后面!”

也许,不,应该说十有八九,这步步进逼的怪人也打算让自己和弟弟步上那些倒下的骑士们的后尘。然而琳达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潜意识中却将他视为同伴。

然而在她也不曾察觉时,嘴里已经发出了警告——豹头怪物的反应极其敏捷,他一转身,击落那把投掷而来几乎要刺中他宽背的长剑,一脚踏住骑士的脑袋,一剑贯穿。显然是久经沙场、极端残酷的做法。

啊啊——!下一个就是我和雷姆斯了。押努斯神啊!

琳达双手掩口,雷姆斯打着战握紧剑,疲劳到极点的双手几乎已经无法支撑剑的沉重。

那兽人慢慢转过身,双瞳闪烁着妖异的光芒,盯住两个孩子。那握在手中的大刀却忽然无力地滑落下来,把琳达和雷姆斯都吓了一跳。那豹人好像瞬间全身的力量都消失了,原本充满着力量和生命的身体竟开始微微左右摇晃,终于不支,双膝着地。

“怎……怎么了?”

雷姆斯颤声问道。琳达注意到兽人的脸,它的手伸向这边,似乎想表达着什么。它的嘴巴耸动,好像在诉说,出口的却只有低哑不清的呻吟。

“好像在……在请求什么,想要我们做什么。”

“琳达,快逃吧!骑士们的马还在呢。”

“雷姆斯!”琳达似乎非常吃惊,随即用责备的表情说,“他可是救了我们呢!”

“他?你是说这东西是人类吗?琳达……”

“你看!”

琳达拦住他,让他看豹头的男子正在用壮硕的双手抵在脖子上,左手很痛苦地掐住喉咙,右手不停地来回抓揉自己的头部。

“我知道了!”

琳达一拍手喊道,向前走去。弟弟丢下剑,慌张地想阻止冒失的姐姐,琳达却连头也不回。

“他是人类,只是被披上了豹皮而已。看呀,他想把他脱下来。”

“琳达,还是别管的好。”

“我说,你不光要忘恩负义,难道还想当个胆小鬼不成?”

主意已定,琳达毫不畏惧地走了过去。

“想要我们做什么吗?呐,要我们怎么做呢?”

她伸出纤细的手,探到兽头男子满是鲜血的头上察看。体格娇小,宛如少年模样的少女照看着巨大豹头的男子,这光景叫人联想到在狮子身边的小兔子或者鸟儿之类的东西,楚楚可怜。

豹人说了些什么,或者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发出含混的声音,终于稍微清晰到了能被人理解的程度。

“奎因——奎因”

他确实是如此重复地说着的。

“咦?什么?呐,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琳达很有耐心地反复询问道。然而此时豹人的全身已然筋疲力尽,沉重的躯体终于轰然仆地,躺倒在鲁德森林的草地上。琳达跨过他沉重的身体,也不避嫌,扶起男人鲜血淋漓的厚实肩膀,忽然发出小小的惊叫:

“呀——雷姆斯!这个人生病了,看起来好虚弱,刚才还一点都看不出来呢……雷姆斯,我说,你呀,快去泉边想办法弄点水来,放着他不管的话,这个人会死的。”

“琳达,那个,琳达……”

“别磨磨蹭蹭了,天都快黑了!”

看弟弟好像要抗议的样子,琳达威严地一指树林深处。少年怏怏地站了起来,看来琳达的心思已经完全被这个戴着豹头的怪人占据了。她甩开浅金色的头发,少年般稚气的脸上浮现出决然的表情,重新在豹头男子的身边跪坐下来。

Guin 1_021

3 thoughts on “GUIN SAGA 卷一 第一话 1(后半)”

    1. 这部作品是个天坑,没有人愿意填的,翻译者并没有按顺序完全认真翻译的义务,有的看就不要抱怨,自己想看更多剧情请你自行寻找原著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